长沙--二维码
花生机械化发展前景展望
2020-07-24 16:58:49     浏览量: 283

如果把农机市场比作“江湖”,不同时期便会有新锐“大侠”产品横空出世,叱咤风云,成就新的传奇。就好比是花生作业机械,尤其是花生收获机就正在由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成长为“大明星”。

提及花生,大家首先想到的是美味的花生米,鲜香的花生油,殊不知,小花生有“大文章”,不仅花生制品加工产业大,而且花生作物生产过程的机械化产业也不小。从目前粮食作物的综合机械化程度看,小麦、玉米、水稻三大作物的综合机械化率均超过80%,而花生这一作物的综合机械化程度仅60%,提升与发展空间不小。 

花生,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

花生,既美味可口,又用途广泛,相信大家都不陌生,如果进行深入了解,我们会发现更大的产业文章。

一、世界花生产业现状

花生,是世界范围内广泛栽培和利用的油料和经济作物,是重要的植物油脂和蛋白质来源。其起源于南美洲,而后在各大洲广泛传播,尤其在热带和亚热带种植相当普遍,即在全球40°N—40°S之间的广大地区,只要热量充足,均可种植。

1、世界花生种植分布

近年来,全球花生种植面积近年来呈现上升态势,如今,亚洲是花生种植规模最大的地区,占全球花生种植面积的70%左右,其中,印度和中国两国占据了亚洲花生种植面积的近90%。

据统计,2018年全球花生种植面积为2526万hm²,其中,印度是世界第一大花生种植国,种植面积为470万hm²,占比18.61%;中国为世界第二大花生种植国,种植面积为456万hm²,占比18.05%;尼日利亚花生种植面积为为270万hm²,占比10.69%;再就是美国,花生种植面积为55万hm²,占比2.18%;阿根廷花生种植面积为33万hm²,占比1.31%;巴西为15万hm²,占比0.59%;印尼为57万hm²,占比2.26%。

59d9cc973254cd39755822bf37cc3e72.jpg

2、世界花生生产分布

从全球花生产量结构分析,中国是全球最大的花生生产国,占比远高于处于第二位的印度。据统计,2018年,中国花生产量为1700万T,占比40.51%;印度花生产量为470万T,占比11.2%;尼日利亚花生产量为320万T,占比7.62%;美国花生产量为248万T,占比5.91%;印尼花生产量为106万T,占比2.46%;阿根廷花生产量为107万T,占比2.55%;巴西花生产量为53万T,占比1.26%。

另据美国农业部数据显示,2019年全球花生产量为4544万吨,其中中国产量为1750万吨,中国产量占比达到38.5%。

3、世界花生消费情况

全球花生消费结构较为集中,中国是全球最大的花生消费国,据统计,2018年花生国内消费量占全球国内消费量为1655万T(比重38.64%),远高于第二大消费国印度的440万T(比重10.27%)。花生主要消费国还包括尼日利亚花生国内消费量为324.8万吨(比重7.58%),美国花生国内消费量为214万吨(比重5%),印尼花生国内消费量为141万吨(占比3.29%)。

二、我国花生产业现状

花生是我国粮油资源中为数不多的从产量、消费量及贸易量均占优势的特色农产品之一,我国拥有全世界最大的花生加工产业,在国际上的地位举足轻重。

1、国内花生种植面积分布

2007年起,受收益增加影响,我国花生种植面积不断扩大;2012-2015年,因供给过剩导致种植户收益下降,整体种植面积大幅度缩减;2016年之后再次回升,接下来的连续几年一直处于历史高位。从区位分布看,我国花生种植主要分布在华东,华南、华北和华中地区,分别占全国花生总面积41.8%,28.9%11%和10%,主产区为山东、辽宁东部、广东雷州半岛、黄淮河地区以及东南沿海的海滨丘陵和沙土区。具体到省份,花生种植集中分布在山东、河南、河北、江苏、安徽、广西、辽宁、四川、湖化、广东等省,其中河南和山东是我国最大的两个花生种植省,2018年种植面积占比分别为25%和15.39%。

4018a30a2a86dfcb5729521cb5978375.jpg

2、国内花生的主要消费途径

我国花生消费主要分为榨油、食用和饲料消费三大类,随着国民经济加速和居民消费水平的不断提高,花生消费总量逐年增加,压榨量和食用消费量均有大幅上升,饲料消费量基本保持稳定。据统计,2018年我国花生压榨量为8700KT,占全国总消费量的53%,食用消费量为6850KT,占比41%。花生行业的上游为种子、农机、化肥、农药与地膜,下游应用于超市、餐饮、批发市场与民间消费。

3、我国花生种植收获时节及收益情况

花生在中国不同地区与其他作物组成一年一熟、二年三熟、一年二或三熟的种植制度,从而有春花生、麦套花生、夏花生和秋花生之分。整体看,花生在南方一年可以种两季,3月中旬播种,4个月左右成熟,也就是7、8月份收获,收获完可以再抢种一茬,11月份左右又可收获一次。北方一年种一季,春播夏收,7、8月份收获。

近年来,花生种植产出收益向好,按照一般的成本核算方式,有一笔这样的收益账:单亩种植花生的种苗费230元,肥料及器械的费用为600元左右,加上人工费及一些其用费用270元,整体成本大概在1100元。如果年头正常,亩产花生800斤左右,按照2.8元/斤测算,毛收入2240元/亩,也就是纯利润在1000元左右;如果进行花生加工的话,10斤带壳花生可以压榨出3斤花生油,其利润就更高。

综合看来,在小麦、玉米、水稻三大传统粮食作物产业因供给过剩出现收益下滑的大环境下,花生产业显示出良好的经济效益,预计,未来,花生种植及加工产业发展前景向好,值得关注。


花生机械化,是行业的也是全民的。

与其他农业产品一样,机械化是花生产业发展必不可少的关键环节,我们必须进行深入研究、创新发展,这不仅是农机行业的事情,也是全国花生产业用户的需求所在,更是现代农业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 

一、全球领先的花生机械化水平在哪儿?

综合看来,全球花生机械产业起步比较早,20世纪40年代,美国、加拿大、荷兰、原苏联等国就开始了花生机械的研发制造工作,并于50年代末实现了花生生产机械化,形成了完善的机械体系。

美国的花生作业机械产品先进性最高,其主要产品特点是大型化、智能化、功能复合,KMC公司和AMADAS公司是美国两家最大也是实力最强的两家花生机械企业,KMC公司生产的花生挖掘铺放机、花生联合收获机享誉全球;AMADAS公司则拥有世界上品种最全、最多的花生收获机制造能力。两大公司的产品遍布全球,我国辽宁、新疆等地就引进了多台KMC的花生收获机械。

再看其他国家,德国、英国、法国、意大利等欧洲国家也于20世纪70、80年代实现了花生生产机械化,其中,花生收获机械的作业方式有联合收获也有分段收获。

整体看来,全球花生机械化程度相对较高,虽然在我国花生机械属小众产品,而在世界范围内,整个产品体系早已成熟。

 二、我国花生机械化水平属于哪个层次?

从整体发展现状分析,我国在花生机械研发制造环节起步较晚,机械化进程滞后于产业发展,近年来,伴随着花生产业持续升温,机械化进程加快,实现了跨越式增长。据统计,截止到2019年,国内花生机耕率预计达到78.7%左右,同比提高2个百分点;机播率预计达到55%左右,同比提高4个百分点;机收率预计达到50%左右,同比提高5个百分点;综合机械化率预计超60%,同比提高3.5个百分点。

据了解,花生生产过程中机械化作业项目较多,主要包括耕整地、播种、铺膜、施肥、田间管理、收获、摘果、脱壳、产后加工等机械化技术,播种和收获是花生生产全程机械化的核心环节,占用劳动力多、劳动强度大,作业成本占生产总成本的70%左右,而收获用工量占生产全过程的1/3以上,作业成本占总成本的50%以上。

自2015年国内农机产业进入调整升级阶段以来,传统大众产品应供给过剩出现增幅下行,新兴小众产品因用户刚性需求而勃兴,花生机械则属于后者。近年来,在国家补贴政策、市场需求和技术升级等因素带动下,花生耕种收综合机械化率、机耕率、机播率、机收率持续提升,尤其是花生机械化收获水平增长明显。根据全国农业机械化统计年报显示,2018年,全国花生收获机保有量17.82万台,总功率35.09万千瓦,较2017年分别提升了4.76%和120.26%,提升速度明显,特别是大中型收获机械出现井喷式增长,但总体来看,小型生产机械仍占据主导地位。从区域发展情况看,我国花生生产机械化水平区域发展不平衡问题突出,黄淮海及东北、新疆产区的机械化水平较高且发展迅速,南方地区的机械化水平较低,尤其是收获环节,基本上还是依靠人工收获。

花生全程机械化的重点是花生收获,而花生播种、田间管理、施肥喷药等作业环节都有其他机械产品可借用,花生收获则必须用专用设备完成。按照目前花生收获的作业步骤,一般包括挖掘、抖土、铺放、摘果和清选分级等,目前,国内常见的花生收获机械有花生挖掘铲(多为拖拉机悬挂式或畜力牵引式的双翼铲或对称配置的两个单翼铲);花生摘果机(用于从藤蔓和根系上摘下花生荚果,结构为钉齿滚筒与凹板式);花生收获机(将花生挖起并清除泥土后收集入果箱);花生联合收获机(一次完成花生的挖掘或拔取、分离泥土以及摘果和清选等作业,有挖掘式和拔取式两种)。

综合看来,国内花生作业机械尚处于较低的发展水平,尤其是花生机械化收获上,市场主力产品仍以小型化、中低端产品为主,高端化、智能化、大型化程度不足,在花生联合收获机研发升级上尚有很长的路要走,同时,在全量秸秆硬茬地花生机播以及“花生割秧—挖掘—捡拾摘果三段式收获”“花生秧粉碎后膜秧分离”等关键技术上尚需持续突破和提升。 

三、国内花生机械化产业前景及发力点在哪儿?

据初步统计,国内花生收获机械制造企业超过20家,形成了轮式机和履带式两种产品体系,以及联合收获和分段式收获两种模式。其中,联合收获机挖掘、集秧、摘果、集果于一体,国内大多是以台湾大地菱牌TPH3252型“云农号”履带自走式花生联合收获机为蓝本开发的;而分段收获是先把花生从地里挖出来,经过若干天的晾晒之后,再用花生捡拾收获机进行摘果,分段收获至少需要两种机器,一种是花生挖掘机,一种是花生捡拾机。目前,花生分段式收获将挖掘和摘果两个环节分别来做,是国内主流生产模式,国内常说的花生联合收获机,就是说的是自走式花生捡拾收获机。

自走式花生捡拾收获机的研发制造企业多从事轮式麦机或玉米收获机产品,借用轮式小麦机、玉米收获机的底盘,通过改善捡拾系统、输送系统,辅以摘果系统、清选系统、集果系统和机电液控制系统等,形成新的产品体系,目前,轮式花生收获机产品工作幅宽2.5-3m,可一次性完成6-8行花生捡拾、摘果、清选、集果等收获作业,生产效率可达10-12亩/h,诸如雷沃重工、常州常发、沃得、中联收获、豫德昌、巨明、国丰等企业均已进入该领域;履带式花生收获机则多为生产水稻联合收获机的企业跨入该领域进行研发制造的,这种结构形式就是为了实现南方田地泥泞地脚进行防陷设计的,主要目标市场为南方丘陵山区,如国内农机上市公司星光农机就推出了履带式花生收获机;不止如此,以青岛宏盛为代表的的小型花生收获机产品品牌众多,自走、手推、牵引、履带等结构形式多样,多以低端产品为主,生产区位分散且规模较小。

从目前花生作业机械研发制造现状看,规模化生产体系仍不健全,专业性生产技术的研发团队和创新队伍尚未完全形成,关键技术瓶颈仍未得到有效解决和突破。与此同时,整体技术性能和制造质量较为粗放落后,现有装备在提高可靠性和生产效率方面需要创新与提升的内容还很多。

连续几年,国家在农机购置补贴政策上对花生作业机械进行倾斜,足以证明市场需求迫切,前景向好,预计,未来1-2年,该系列产品需求量将稳步提升,花生联合收获机年需求量或将很快跨入万台级门槛。不管是实力企业还是专业制造企业,必须聚焦核心技术突破,提升产品适用性、可靠性、智能化、复合功能等升级,才能在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尽管今年受疫情影响,整体经济发展大幅回落,处于持续增幅回落的农机行业面临着更为严峻的考验,但是,许多竞争法则是恒定的,应对瞬息万变的全球化市场竞争,唯有技术和产品领先才是王道,全体农机人一起努力吧!

来源:农机360网《农机新观察》

长沙--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