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二维码
改地适机、农田重整-中国农机化发展必由之路探索之一
2021-01-22 14:32:21     浏览量: 232

近年来的,经过国家农机补贴政策的大力拉动,我国农机化作业水平大幅提高,目前农作物耕种收综合机械化水平已突破66%,农业生产方式已经实现了由人力、畜力为主向机械化作业为主的历史性跨越,农业机械化正处在由中级阶段向高级阶段迈进的一个攻坚克难的重要关键时期。

近年来的,经过国家农机补贴政策的大力拉动,我国农机化作业水平大幅提高,目前农作物耕种收综合机械化水平已突破66%,农业生产方式已经实现了由人力、畜力为主向机械化作业为主的历史性跨越,农业机械化正处在由中级阶段向高级阶段迈进的一个攻坚克难的重要关键时期。

| 农机小课堂 | 区域条件的制衡

目前我国南方丘陵地区的农机化还处在较低水平,在贵州、湖南、云南等11个南方省份中,丘陵山区占耕地比例在60%以上,南方丘陵山区也就成了我国农机化发展的“洼地”所在。2014年南方15个省(市、区)中农作物耕种收综合机械化水平有13个低于全国平均水平,有8个省在50%以下,蔬菜瓜果、薯类、甘蔗、麻类、烟叶等还缺乏相应的适用农机具。2016年,西南丘陵山区、南方低缓丘陵山区、黄土高原及西北地区农作物耕种收综合机械化率分别为26%、49%、57%,这与65.2%的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明显,更与新疆、东北等地80%以上的机械化率相去甚远。

我国南方丘陵山区自然条件差,地块规模小而分散,“巴掌田、鸡窝地”是当地农业自然条件最真实的写照,当地种植结构复杂、品种多,粮食、经济作物的间套作普遍。而且基础设施建设严重落后,田间道路狭窄、崎岖不平、通过性差,农业机械空机运转时间较长,实际作业时间较短,机械磨损快,田间转移、跨区作业难度大以及作业可靠性差等,都让南方农机化发展有着先天不足,南方丘陵山区复杂的自然条件制约了其农机化发展。

那么如何加快发展我国南方丘陵地区的农机化水平呢?在世界范围内有没有可以借鉴的经验呢?

与我国隔海相望的日本、韩国及我国的台湾地区,农业地理环境、自然条件及社会环境,与我国的丘陵地区相似,但他们的农业机械化发展水平却高达90%以上,走在了世界前列,他们当地的农机化发展经验值得我们研究、借鉴。

日本,土地改良计划长达40年。日本的山地和丘陵约占总面积的80%,主要农作物是水稻。从1965年开始,日本便组织实施了长达40年的四期土地改良长期计划,将原为小块、不适于机械化作业的水田规格化,划定标准长100米、宽30米、水平度小于2.5厘米计划,并以兴建水田排灌设施、加强农田道路建设、扩大土地经营规模和田块标准化为目标,为农业机械化创造了条件。

韩国的丘陵山区约占国土面积的70%,其中耕地191万公顷。水稻是韩国最主要的粮食作物,一年一作。从1971年起韩国开始新村运动,经过30余年的发展,韩国农业机械达到先进国家水准。1992年至2001年农村建设总投资为42万亿韩元(约合550亿美元)。

我国台湾地区1980年12月和1982年3月先后颁布《农地重划条例》和《农地重划条例实行细则》,将一定区域内零散不便管理的农地,重新规划整理,使每一块农地都十分方整,并通过土地交换分合,让农户原本分散的耕地得以集中。

日本、韩国、台湾在农机化发展的过程中,无不是首先对土地进行了重整、重划,不惜投入巨资,改地适机,让土地适宜于进行农机化作业,学习韩国加强农村基础设施建设资金的投资力度很有必要,同时借鉴我国台湾地区和日本的经验,大规模开展以提高机械作业效率为目的的土地整治,改地适机。

制约我国南方丘陵地区农业机械化发展的真正痛点,是丘陵山区自然条件(土地)的制约,丘陵地区坡地多、地块小、地块分散,农机作业、农机转移、农机运输等受到限制,无法发挥中大型农机的作用和效益。要提高丘陵山区农业机械化发展水平和质量效益,前提是开展丘陵山区高标准宜机化农田整治,打通中大型农业机器进田的最后一公里。

改地适机是丘陵山区机械化发展的必由之路。今后,农业经营适度规模化、生产全程机械化,是我国农业现代化发展的主攻方向,在用工成本高企的今天,规模化、机械化这两者互为条件、相互促进。相同品质的农产品,其核心竞争力在于更低成本,否则相应相关产业难免有萎缩之势,人们在工作中使用机械的根本动力在于相比人工获得更高劳动生产率和取得经济效益,企业研发制造新型农机的根本动力在于有好的市场预期、投资回报。在这些市场化机制面前,平原地区如此,丘陵山区也不具有特殊性。

在改地适机,农田重整的道路上,重庆市做了有益的探索,2015年开始,重庆市农机化主管部门开始推进丘陵山区机械化工作思路,从“以机适地”为主到实现“改地适机”为主的大转变,在多类型地貌地块可行性试验的基础上,利用财政资金引导规模经营业主开展耕地宜机化改造。总体看,试点工作取得了初步成功。主要表现为:

一是立地条件迅速改善,改造地块坡度变缓、作业死角减少、机械行进路线拉长,农业生产机具从微耕机为主直接跨越到黄淮海平原地区在用的大型拖拉机、种肥同播机、收割机机型。

二是多方农民受益,田埂减少增加了可用耕地面积,机械化的高效带来了业主用工成本的显著降低,原本撂荒的耕地也因宜机化增加了流转的价值,地方特色作物产业化有望提速。

三是探索了可复制的长效机制,一次性耕地宜机化改造,地貌条件不恶劣的地块,用时2个月、每亩成本2000元左右,摊到10年,每年也就200-300元,辅以适当补助,基本可做到“当期可承受,未来可持续”。据反映,很多规模经营业主观摩现场后,积极性很高、跃跃欲试。

通过改地适机,农田重整,丘陵山区有了更多宜机的耕地,可一劳永逸的解决困扰丘陵地区的农业机械化作业问题,极大提当地的农业机械化水平,是丘陵山区机械化的根本之路。重庆的实践经验在我国其他类似地区有较强的推广借鉴价值,期待重庆实践的星星之火,在方大南方丘陵地区快速燎原。


长沙--二维码